空蝉

无节操博爱党
乱涂的榕&穗~喜欢友情向~
影山(♀)
随手画的女体…喜欢短发啊!
好喜欢七雄探案的番外…暗搓搓地撸了这个图……完全瞎画,自娱自乐系列

果然不会画画,自娱自乐。秀德女体化…绿间、高尾、宫地。秀德的制服也蛮好看诶。

军事理论课上无聊的产物,海常女体化…森山、笠松、黄濑。超级爱海常的运动制服!

闽广二人组~厦门和广州,这两个妹子要什么位置比较好呢?厦门应该是得分后卫,广州比较像前锋这样?不懂。

关于女校的一点脑洞……最近沉迷黑篮,就想女校的女孩子们打篮球会是什么样呢~保定、徐州、齐齐哈尔PG设定(虽然我也不太懂啦),随便画画。

网王同人 ——弹珠汽水

弹珠汽水(日→凤→宍)

日吉若曾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凤长太郎在他心中到底占据着怎样的位置。

他自己认为,他们的关系不仅限于表面所呈现出来的,那样单纯的同辈关系。他们是青梅竹马,对。他们是竞争对手,这也没错。但是,日吉若心中却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在宣告,他们之间,不仅仅是这样。

当你开始注意一个人之后,你会发现,生活中到处会留下这个人的烙印。日吉若开始发现自己其实非常在意凤长太郎,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在意。他开始留意凤长太郎喜欢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着装,甚至他前天和之前不同的洗发水香味。是的,他承认他疯了。凤长太郎这个人,似乎在无意中把他逼上了悬崖,让他无路可退。

但是,一如日吉若早就料到的,凤长太郎对他隐晦的感情一无所知。他成天都跟着宍户前辈——噢,这正让日吉若烦心。宍户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前辈,日吉若爽快地承认,他非常尊敬他,不仅是作为前辈还是对手。但是凤长太郎对他多余的关心与敬仰还是令他很不舒服,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真是见鬼!日吉若愤愤地想。

之前校际运动会的经历还在他脑子里回放。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回想起了这些事情。很巧的是,日吉若和凤长太郎不仅是同一阵营,而且还分到了同一组比赛。障碍接力赛对他这样从小习武的人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凤长太郎对这些看起来比较野蛮的比赛却很头疼。尽管他把些许局促掩饰得很好。日吉若分神,比赛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弹珠汽水这一关。

一口气喝完弹珠汽水,嘿,这也难不倒他。日吉若轻蔑地笑笑,一仰脖子一口气喝完了整瓶汽水。气泡强烈地刺激着味蕾,上升直达泪腺。鬼使神差地,他偏过头望了一眼凤长太郎,隔着一个人。凤长太郎良好的教养使他对这样追求速度的比赛并不擅长,此刻也是被弹珠堵住狭小的瓶口,喝个汽水梗得脸红脖子粗。主持人还在日吉若堪称精彩的表现中回不过神来,顺便鼓励了一下处于劣势的凤长太郎。日吉若突然觉得很烦躁。他在电光石火的一秒钟内,做出了一个让旁边的选手乃至主持人都始料未及、瞠目结舌的举动。

是的,日吉若直接干净利落地一把夺过凤长太郎手里的弹珠汽水,绿色的瓶身还残留着凤长太郎手心的温度——噢,现在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日吉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帮他喝汽水,这是一个连脑子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出其不意的动作。他甚至找不出自己这样做的动机所在。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凤长太郎已经完成了比赛,和后一位选手仅仅差了一步,夺得了这一组的第一名。

主持人兴奋地跑下去采访气喘吁吁的凤长太郎的时候,日吉还正在最后一关挣扎着。和工作人员猜拳的时候他明显心不在焉,只注意着凤长太郎的回答。主持人不出意料地提到自己的名字,满面红光地问他在日吉的帮助下夺得第一有什么感想。

日吉若倒不是希望凤长太郎感谢自己,再说,他也并不是出于这个目的才帮助他。那个举动,除了用魔鬼的指引做解释别无选项。但凤长太郎还是礼貌地说了“多亏了日吉君。”语气是掩饰不了的惊讶和谢意。日吉翻了翻白眼,他自己也很惊讶,他更相信自己当时是被魔鬼踢了一脚,是被命令的。下一刻,却为凤长太郎意外(仔细想想也不是)的回答搞得丧气非常。

日吉若很不爽,是的,他非常不高兴。在听到凤长太郎的那句“连宍户前辈的份也扳回来了。”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瞬空白。是的,这个银色头发的白眼狼,居然心心念念牵挂的人还是那个根本没有帮上忙的宍户前辈。或许,他帮上忙了也说不定,作为心灵支柱。霎时间,他觉得自己仿佛三流言情小说里苦情的暗恋者,除了默默守护女主别无他法,重要的是,在他离去之时,女主角永远也不会为他回头看一眼。

日吉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吐出来,但却同因为瓶口被弹珠堵住而无法顺利流出的汽水一般,如鲠在喉。

他在凤长太郎还在对主持人保持微笑的时候,转身离去。身后,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目光追随。

喔喔!向日岳人君9.12生日快乐!!pappy!^o^*^_^**^o^*

渣画……岳人的情人节之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