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蝉

无节操博爱党
影山(♀)
随手画的女体…喜欢短发啊!
好喜欢七雄探案的番外…暗搓搓地撸了这个图……完全瞎画,自娱自乐系列

果然不会画画,自娱自乐。秀德女体化…绿间、高尾、宫地。秀德的制服也蛮好看诶。

军事理论课上无聊的产物,海常女体化…森山、笠松、黄濑。超级爱海常的运动制服!

闽广二人组~厦门和广州,这两个妹子要什么位置比较好呢?厦门应该是得分后卫,广州比较像前锋这样?不懂。

关于女校的一点脑洞……最近沉迷黑篮,就想女校的女孩子们打篮球会是什么样呢~保定、徐州、齐齐哈尔PG设定(虽然我也不太懂啦),随便画画。

网王同人 ——弹珠汽水

弹珠汽水(日→凤→宍)

日吉若曾在心里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凤长太郎在他心中到底占据着怎样的位置。

他自己认为,他们的关系不仅限于表面所呈现出来的,那样单纯的同辈关系。他们是青梅竹马,对。他们是竞争对手,这也没错。但是,日吉若心中却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在宣告,他们之间,不仅仅是这样。

当你开始注意一个人之后,你会发现,生活中到处会留下这个人的烙印。日吉若开始发现自己其实非常在意凤长太郎,比他想象之中还要在意。他开始留意凤长太郎喜欢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着装,甚至他前天和之前不同的洗发水香味。是的,他承认他疯了。凤长太郎这个人,似乎在无意中把他逼上了悬崖,让他无路可退。

但是,一如日吉若早就料到的,凤长太郎对他隐晦的感情一无所知。他成天都跟着宍户前辈——噢,这正让日吉若烦心。宍户亮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前辈,日吉若爽快地承认,他非常尊敬他,不仅是作为前辈还是对手。但是凤长太郎对他多余的关心与敬仰还是令他很不舒服,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真是见鬼!日吉若愤愤地想。

之前校际运动会的经历还在他脑子里回放。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回想起了这些事情。很巧的是,日吉若和凤长太郎不仅是同一阵营,而且还分到了同一组比赛。障碍接力赛对他这样从小习武的人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凤长太郎对这些看起来比较野蛮的比赛却很头疼。尽管他把些许局促掩饰得很好。日吉若分神,比赛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弹珠汽水这一关。

一口气喝完弹珠汽水,嘿,这也难不倒他。日吉若轻蔑地笑笑,一仰脖子一口气喝完了整瓶汽水。气泡强烈地刺激着味蕾,上升直达泪腺。鬼使神差地,他偏过头望了一眼凤长太郎,隔着一个人。凤长太郎良好的教养使他对这样追求速度的比赛并不擅长,此刻也是被弹珠堵住狭小的瓶口,喝个汽水梗得脸红脖子粗。主持人还在日吉若堪称精彩的表现中回不过神来,顺便鼓励了一下处于劣势的凤长太郎。日吉若突然觉得很烦躁。他在电光石火的一秒钟内,做出了一个让旁边的选手乃至主持人都始料未及、瞠目结舌的举动。

是的,日吉若直接干净利落地一把夺过凤长太郎手里的弹珠汽水,绿色的瓶身还残留着凤长太郎手心的温度——噢,现在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日吉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帮他喝汽水,这是一个连脑子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出其不意的动作。他甚至找不出自己这样做的动机所在。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凤长太郎已经完成了比赛,和后一位选手仅仅差了一步,夺得了这一组的第一名。

主持人兴奋地跑下去采访气喘吁吁的凤长太郎的时候,日吉还正在最后一关挣扎着。和工作人员猜拳的时候他明显心不在焉,只注意着凤长太郎的回答。主持人不出意料地提到自己的名字,满面红光地问他在日吉的帮助下夺得第一有什么感想。

日吉若倒不是希望凤长太郎感谢自己,再说,他也并不是出于这个目的才帮助他。那个举动,除了用魔鬼的指引做解释别无选项。但凤长太郎还是礼貌地说了“多亏了日吉君。”语气是掩饰不了的惊讶和谢意。日吉翻了翻白眼,他自己也很惊讶,他更相信自己当时是被魔鬼踢了一脚,是被命令的。下一刻,却为凤长太郎意外(仔细想想也不是)的回答搞得丧气非常。

日吉若很不爽,是的,他非常不高兴。在听到凤长太郎的那句“连宍户前辈的份也扳回来了。”的时候,他的大脑一瞬空白。是的,这个银色头发的白眼狼,居然心心念念牵挂的人还是那个根本没有帮上忙的宍户前辈。或许,他帮上忙了也说不定,作为心灵支柱。霎时间,他觉得自己仿佛三流言情小说里苦情的暗恋者,除了默默守护女主别无他法,重要的是,在他离去之时,女主角永远也不会为他回头看一眼。

日吉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吐出来,但却同因为瓶口被弹珠堵住而无法顺利流出的汽水一般,如鲠在喉。

他在凤长太郎还在对主持人保持微笑的时候,转身离去。身后,一如既往没有任何目光追随。

喔喔!向日岳人君9.12生日快乐!!pappy!^o^*^_^**^o^*

渣画……岳人的情人节之吻……

(网王)第一届u-17校际女装对抗赛

脑洞 u~17校际女装大赛
参与学校——青学,冰帝,立海大,四天宝寺,比嘉中

  某日,201室的不幸二人组深感无趣,觉得这个合宿实在缺了一点鲜亮的色彩,灰暗无比。虽然每天辛苦训练过的也很充实,但是果然还是缺少了什么。于是乎,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大魔王便提议进行一场女装校际对抗赛。那为什么这两个让女人自叹不如的美人会提出这样明显对自己不利的比赛呢?哈哈,当然是因为肯定没有人敢派他们上场,毕竟谁都不想被大魔王惦记着,还想留一条小命。这样,他们就可以愉快地品茶看戏了,何乐而不为呢?

事件如火如荼地展开着。大家有的迫于两位腹黑美人的压力,有的只是纯粹地想看热闹,该有的人因此被激起了求胜的斗志(?)当然,不知情人士表示黑人问号脸。

冰帝正选聚集在204房间里。迹部轻抚泪痣:“啊—恩,大家要抽签还是猜拳?都不要的话本大爷来决定。”“诶诶,等一下啦迹部!”向日不禁从自己的上层床上跳下来,“为什么我们要参加这个莫名其妙的大赛啦!”大家不禁都把目光放在向日身上。“诶?你们看我干嘛?事先说一下,我是绝对不会上场的!”向日被盯得有些发毛,摆着手大声说道,不过怎么看都像在心虚。“就选岳人上去吧。”沉默了许久,宍户冒出来一句。“赞成。”开始有稀稀拉拉或大或小的赞成声响起。“喂!我说你们……”向日立马跳脚。“恩?看来不用抽签了啊,向日。”迹部依旧抚摸着泪痣,“是众望所归呢。” “啊!”向日大喊,“这样的众望所归我才不需要啊!宍户你这个混蛋!”“怎么全怪到我头上来了?明明别人也有支持你啊?”“啊啊啊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错!”向日气得语无伦次起来。“不要吵了。向日,服装的事情交给本大爷,剩下的就只有好好表现了。”“喂,有没有人听我说话啊!”向日的哀号响彻204。

同时,立海大那边——
“呵呵。大家快决定吧。”203室内,幸村正坐在桑原的床上微笑着对大家说道。不过相比他美丽得过分的笑容,其他的正选算是用面如菜色来形容也不过分。“我有个提议,”柳生开口道,“能不能把身高175以上的排除在外呢?”这下大家双双盯向了丸井和切原。“诶?好狡猾啊柳生前辈!这样就能逃避选拔了!”切原赤也不满地抗议道。“有道理呢。”幸村微笑附和,“毕竟太高壮的话穿女装一点也不萌。”“那我也排除了。”丸井说着吐出一个泡泡,“我可是唯一一个体重超标的人嘛。肯定不会获胜的啦。”要说在这样的比赛上获胜也一点也让人开心不起来啊,丸井腹诽。“那,赤也!”幸村环视了正选们,最终看向切原:“就拜托你了,输了的话,会有惩罚哦!我们立海就算在这样的小比赛里也绝对要胜利!”“诶?!部长,太勉强我了吧?!”“赤也,你说了什么吗?”幸村的笑容突然温柔了数倍。“没……没有,什么都没有……”切原在部长的威压下连连退后,满头冒汗,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匪夷所思的任务。

就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下,青学、四天宝寺和比嘉中也选出了他们倒霉的代表,至于是谁嘛,暂且保密。

作者偷懒的分割线————————

“那么,即兴的女装对决——校际对抗赛!现在即将拉开帷幕了!主持人就由我菊丸英二以及——”“忍足侑士来担任,诶,什么嘛这是!”主持人照旧是活泼开朗的菊丸和不知道为什么被拉过来表面不情愿实际上暗爽可以尽情吐槽的可悲捧哏忍足侑士同学(太长了吧这个形容!)看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菊丸继续宣布:“接下来,就请五个学校的部长上前抽签决定顺位!”说着忍足捧出了一个大大的抽签箱。经过一番隐蔽的操作以后,忍足侑士开腔:“让我们有请第一位上场的选手,来自冰帝学园的向日岳人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忍足性感的嗓音有点扭曲,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正在憋笑呢。

忍足的话音刚落,向日就提着裙摆别别扭扭地上场了。在临时搭起的舞台上,向日拿着话筒说了一句:“我是向日岳人。”之后就没了下文。台下的一众汉子们不华丽地呆滞了……先不说向日的身高实在和女孩子没什么差别,还有他的身材也是……所以当他身着红白的女仆装还戴着猫耳穿着低跟鞋上场的时候,那个惊艳程度自然不必说。五分钟后,评委亮出了分牌。 “哦!”随着这一声惊呼台下的众人被拉回现实,菊丸惊讶地说道:“向日选手战斗力强劲啊!幸村裁判、不二裁判和观月裁判都打出了10分的高分!看来胜负已见分晓了~”“什么呀菊丸,你看——”忍足指向一言不发推眼镜的柳生,他的记分牌上赫然写着“8分”。“柳生,可以问一下是为什么吗?”忍足用魅惑的关西腔问道。“这是原则问题。比起红白的可爱女仆装,原始的黑白搭配更加完美。”“就只是这样?”台下的宍户不禁呛声,“太逊了吧!”“红白的女仆装不是和向日学长的发色比较搭吗?”凤长太郎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那么,第二位出场的选手是——来自四天宝寺的金色小春同学!”菊丸的声音免不了沾上一点恶寒。事实上,这点恶寒已经随着小春的出场蔓延到了会场的各个角落。小春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一上台就给了大家一个热情洋溢的飞吻,加上他声调怪异的自我介绍:“全国一千万的小春粉丝等不及了吧,我会马上给你们带来爱的滋润!”边说还边扭动身体。“哪里来的一千万人啊!”台下的宍户又不幸地沦为吐槽役,“我们这里明明连100人都没有啊。”“嘈点明明是爱的滋润好吧。”忍足忍不住吐出来一句。菊丸擦了一下不断冒出来的冷汗清清嗓子:“啊!裁判的分数也打出来了!”众人随话音看去,只见“6”“9”“5”“5”这样的数字一字排开。“诶?”菊丸抑制不住声音里的惊讶,“不二为什么打出了9分喵~”台下的众人表示他们也很疑惑。“呵呵。”不二轻笑出声,“虽然效果有点惊悚,不过金色的敬业精神很值得佩服啊。”众人的额角不禁划过一滴大大的冷汗。
  
   无视“嘤嘤嘤”流着泪跑下台的小春,忍足缓缓说道:“第三位登场的选手是——比嘉中的平古场凛同学!” “大家好。”平古场凛镇定地上台。因为比嘉中经费问题(?),他们没有像钱多得没处花的大爷一样空运女仆装,也没有像金色一样自己制作服装道具的习惯。所以他只穿着比嘉中的夏季女生制服就来参加比赛了。不过不得不说,虽然这样的制服穿在平古场因练武和打网球而变得肌肉发达的身体上略显怪异,但他清爽的笑容和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却为他加分不少。很快,评委们便交出了记分牌,清一色的“7分”赫然在目。“诶?这次大家真是一致呢喵!”菊丸发出感叹。“这样下来,岳人就领先了呢。”忍足还不忘提一下自己那个战斗力爆表的搭档。“啊!侑士这个混蛋!我本来已经忘了的说!”向日又气得跳脚,在狭窄的会场里使出“月返”,结果以撞到天花板告终。 

台下的木手永四郎镜片反射出奇异的光:“平古场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啊!啊!永四郎!”平古场连连发出哀号,“只有苦瓜你就饶了我吧!”旁边的不相关人士纷纷黑线,退散开来离他们三米远。

“啊,到了第四位选手的出场时间了,他就是——”忍足帅气地一转身,运动服下的腹肌露了出来,可惜这里没有看到这一幕会尖叫的女花痴。“立海的切原赤也同学!”菊丸适时接话。台下的众人都愣了几秒。那个会恶魔化的切原啊,大家不禁想象出了一个穿着性感女恶魔装扮正在狂笑的切原赤也。啊啊啊啊!我怎么会有这么不华丽的想法?!全员又突然像迹部附身一样,疯狂黑线挥手把脑内妄想赶出去。

随着众人不华丽的举动,切原不情不愿地走上台。他身上穿的也是本校的制服,唯一有点不一样的就是……“那个裙子是不是短得太夸张了?”日吉若突然发声。“哼哼。”财前光怪叫了两声,举起手机记录下这一幕,“Blog素材get~”似乎听见他这么说。“你们真是无聊。”海堂薰发出了总结性台词。台上的切原默默流泪。你们这群没有舍友爱的家伙!回去一定要染红你们!他在心里愤愤地想。

裁判的分数也很快评定下来了。“诶!”菊丸忍不住惊讶,“意外地切原也很受欢迎啊!”“意外是多余的。”听到夸赞,切原这个自诩二年级的王牌选手忍不住长出了长鼻子。大家看向裁判席,除了幸村打出8分以外,其余都是清一色的9分。

“哦?幸村这是……”还没等忍足发出疑问,幸村就微笑着开口:“赤也,修行还远远不够哦,看来我要好好削一削你的锐气。”闻声,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诶?部长你就饶了我吧,我才不想被灭五感啊!”切原的嚎叫似乎要掀翻屋顶。

没有理会切原的呼天抢地,忍足敬业地继续主持:“终于到了最后一位选手,让我们有请青春学园的越前龙马同学。”说完,还不厚道地轻笑两声。“小不点会是什么装扮呢?”菊丸好奇地开口。大家看向舞台,只见越前撇着嘴拽着裙摆上台,那个嘴翘得可以挂一个油壶了。他用标志性的三白眼瞪着台下,习惯性地伸手拉低帽沿,才发现自己没戴帽子,只好悻悻地放下手。

台下的众人停止了吐槽,“哇!”突然爆发出一声整齐划一的惊叹。台上的越前身着辛德瑞拉的长裙,戴着黑色的长款假发,傲娇的表情为他的装扮增色不少。况且他本人不高,这样娇小的体型也非常适合这个打扮。恍然看见不二的眼睛睁开了一瞬,又马上恢复笑容。裁判的打分结束,连忍足也止不住惊讶:“大家都打出了十分的高分!简直难以想象啊。”他话音一转,“岳人竟然输了呢,真可惜。”“喂!”台下的向日被凤和宍户拉住才没有冲上台去找搭档干架。

“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大家都打出了这样不可思议的高分吗?”菊丸将话筒递给幸村。“呵呵,”幸村发出标志性的轻笑,“真的很适合呢,我一开始也吓了一跳。”“就这样吗。”菊丸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嘟着嘴走向不二。 不二接过话筒:“越前意外地很适合这个装扮,我都忍不住要把他介绍给话剧社了呢。”“那可不行呦!”菊丸元气地回答了一句。“接下来是柳生……”“喂!你为什么跳过我了啊!”观月卷着头发,像被针扎一样突然跳起来。“诶,刚刚有人在说话吗?”不二疑惑地左右看看。“我说你们……”观月就快要暴走了。“越前君,”柳生的声音带着一点惊喜,和他原本冷静自持的形象有点偏差,“你是一个很好的人选。”“诶?什么方面?”菊丸很疑惑。“其实,我下个月有一个漫展,缺少一个夏尔的cos,越前你有没有兴趣……”绅士爆炸性的发言还没结束,就被仁王拖下了裁判席。

菊丸脑后一滴冷汗划过,干笑着打圆场:“还真是劲爆的发言呢,啊哈哈。”台下开始窃窃私语:“柳生居然是这样的性格,吓我一跳。”“这就叫做‘人不可貌相吧’?”“用对了哦,藏兔座进步很大嘛。”其他的一干人等皆维持着微妙的笑容。

“那么,第一届‘即兴举办的校际女装对抗赛’到这里就结束了哦!”无视台下“还有第二届吗?”的黑线吐槽,忍足接下来说道:“那让我们掌声有请冠军越前龙马上前领取奖品。”“hoi~hoi~”菊丸冒出了口头禅,“大家猜猜奖品是什么呢?”菊丸故意吊人胃口似的停顿,“就是肉之苑的烤肉券!”随着菊丸的话音落下,大家脑后的黑线和冷汗又不断地冒出来,先前吃烤肉比赛的不华丽回忆又在他们的脑子里打转。就在这样的诡异氛围下,这个奇怪得不得了的比赛终于落下帷幕了。